第183章 她的目的(1 / 2)

月宅内,仆佣稀少,踏入那扇雕花大门,一股幽静之感扑面而来,与外界的喧嚣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凌茉回首次踏入这片由她拥有,却一直由墨画精心照料的土地,心中难免有些感慨。

这处宅院不仅地理位置绝佳,且园内风景如画,一步一景,美不胜收,令人心旷神怡,她对此感到十分满意,仿佛找到了心灵的避风港。

“小姐,那个家伙已经被关押在地牢里了!”

墨画轻声禀告,她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里回荡,略显空灵。

凌茉回闻言,目光中闪过一丝讶异,她转向墨画,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可思议:“这宅院里,竟然还有地牢的存在?”

“是的,原本那是个堆放杂物的地窖,我擅自将其改造成了一个临时的监禁之所。”

墨画眨巴着眼睛,一脸理所当然地解释道,眼中闪烁着调皮的光芒。

“你的点子还真是层出不穷,墨画!”

凌茉回嘴角微勾,既是无奈又是赞赏。

“书中的大户人家里,哪户没有个密室或地牢呢!”

墨画理直气壮,说完还眨了眨眼,显得甚是得意。

“走吧,去看看。”

凌茉回淡淡开口,步伐稳健地迈向了地牢的方向。

那地牢空间狭小,阴暗潮湿,正是用来关押犯人的理想之地。

进入之后,压抑感油然而生。

“有种就干脆杀了我,反正我是不会透露半个字的!”

那名黑衣人身陷绝境,嗓音沙哑,但态度仍旧强硬,透露出一股不肯屈服的硬气。

“我可没问你!”

凌茉回从容不迫地坐下,手臂一挥,下达了指令,“把他绑在墙上。”

郑家轩动作敏捷,几下功夫就将黑衣人牢牢地固定在了石壁的柱子上,绳索结实而紧密,让人难以挣脱。

凌茉回从袖中取出一把飞镖,语带歉意地说道:“我的手法不算精湛,你多担待些吧!”

黑衣人一见那明晃晃的飞镖,双腿不由得打起了颤,恐惧之情溢于言表。

凌茉回手腕一翻,飞镖如同离弦之箭般射出,先是“噌”地一声击中了墙壁,接着另一枚不偏不倚地插进了那人的胳膊,疼痛使他发出痛苦的哀号。

接着,凌茉回取出一块黑色布条,轻轻地将黑衣人的眼睛蒙上,让其陷入彻底的黑暗之中。

“再试一次吧!”

她平静地宣布。

“我说!我什么都说!”

黑衣人在绝望中终于崩溃,开始坦白。

此时,凌茉回解开蒙眼布,眼神变得异常冰冷:“夏苒苒,夏小姐!为何是她指使你对我进行监视?她的目的何在?”

“苒苒小姐倾心于世子,她深知只要您还在,世子便不会甘心情愿地迎娶她。因此,夏小姐的目标……就是您的性命!”

黑衣人喘息着回答。

郑家轩听了,眼眸微缩,其中蕴含的冷厉之色一闪而逝,随后紧跟凌茉回返回了首辅府邸。

“姐,我要去找这个夏苒苒谈谈!”

郑家轩低沉地提议。

凌茉回收回思绪,轻轻一笑,显得胸有成竹:“不必了,当前首要任务是准备科举,这种小事我能解决。”

归途之中,凌茉回突然想起自己尚未偿还韩子丰解药的费用,对于他再次伸出援手,她觉得亲自登门道谢才是最合适的回应。

另一边,盛天行药铺新进了一批珍稀药材,吸引了众多顾客前来,店内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。

韩子丰好不容易抽空接见凌茉回,原以为是一场简单的交易,不料二人刚准备交谈,傅言晟、袁家诚及袁芳芳等人意外地出现在了门口,打破了原有的宁静。

“茉回,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

袁芳芳按捺不住好奇心,率先发问,但话音刚落,便意识到自己的失言,悔意顿时涌上心头。

遗憾的是,她的后悔来得太迟,傅言晟已经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丝异样。

“凌茉回刚才确实是在房间内,你故意支开我和你哥哥,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企图?”

傅言晟皱眉质问袁芳芳,语气中带着不容忽视的严厉与探究。

袁芳芳紧抿着双唇,双手慌忙摇晃,眼神中带着几分焦急与无辜,连声辩解:“不不!真的只是一场天大的误会啊!”

袁家诚怒气冲冲,手掌猛地拍在袁芳芳的头上,力度虽不大,却满是兄长的威严:“死丫头!现在还敢狡辩,给我老老实实地交代清楚!”

此时,凌茉回适时地从袖中取出一袋沉甸甸的银两,轻巧地递给了韩子丰,她的动作从容不迫,声音清晰而坚定:“无需遮掩,那时我确实是在房间里,不过是与韩公子商讨购买物品之事罢了。”

听到这话,傅言晟攥紧了拳头,压抑的愤怒在他眼中一闪而过。

他心中五味杂陈,明明知晓自己不在,凌茉回却与韩子丰私下会面,自己在她心中的位置,到底算什么?

韩子丰则泰然自若地站到了凌茉回与傅言晟中间,语气平和却暗含锋芒:“首辅大人又何必动怒呢?凌姑娘不过是从我这里购置些必需品,难道这样的小事

最新小说: 反派帝皇:纳妃就能变强 武道长生,从修炼九阴真经开始 他化诸天:众生为我演道 四合院的货车司机 我在异界词条成神 九号半 斗破:开局魂穿斗破,我成了萧炎 缠欢!被清冷佛子撩的脸红心跳 游戏异界?异界游戏! 都离婚了,谁还惯着你啊